什么是最重要的?

1

前一阵儿,我被两次请到了学校。一次是儿子在教室里面做“实验”,把课桌侧翻过来放。他认为这样桌面有效面积更大:可以把喝水的杯子放在桌上,而不是扔在地下。他们那个小教室里塞了50多个孩子,他们面前的小桌子要装20斤重的书包,还有各种各样的杯子。可想而知教室里有多挤。

老师打电话来“告状”:“你家孩子怎么这样?”我也直说:“他在家自由惯了,但有一点我肯定:告诉他怎么做才是对的,他会注意的,而且他还是有分寸的。”

儿子班上刚发生了一起同学出走的事情,学校和老师都很紧张。儿子跟我讲,自从那小孩儿出走以后,他们班上就成立了互助小组:看谁的行为不正常,就马上告诉老师,老师就会马上通知家长。儿子就是因为有搞“实验”的怪异想法,而被同学举报过一回。

不过,在我看来,这是一起冤假错案。我告诉老师:“孩子自己感受的方式,跟学校的教育有冲突。他还没有调整好,需要时间慢慢来。”

教育

2

大约两周后,我又被叫到了学校。老师说儿子自习课说话,被叫到教室外面罚站。结果,老师出来后,发现人不见了。我说:“没事儿,他自己会回来的。”过了几分钟,老师又来电话,说同学已经把他找到了。这小子居然跑到其他班的教室里,做作业去了。老师通知我到校门口去接人。

我在门口见到了儿子。儿子说:“我们分组讨论作文,我说话声音大了,老师就叫我到外面去罚站。我站了一会儿,觉得有点冷,就从后面溜回了教室,拿了作业本,到其他教室做功课去了。

晚上,我教儿子给老师打了一个电话,沟通了一下。儿子没有写检查。他只是告诉老师:当时,他是怎么想的。

过了几天,我给儿子讲了一个故事,大意是:一个文明人,到一个野蛮的地方,他自认为比别人聪明,以为自己能给野蛮人带来文明。却不料,野蛮人觉得文明人一点用也没有。最后,野蛮人就把文明人吃掉了。

我告诉儿子:所谓正常,不正常,都是相对的。

过了一阵,我看见网上说有一小孩被老师罚站,结果,被冻死了。

我跟儿子说:你有权保护你自己,你可以拒绝不合理的处罚。

3

儿子经常说:“有些老师喜欢把作业本扔在学生脸上。”我问:“为什么?”儿子说:“作业没做完呗。”我暗暗想,这行为真是太差劲了。

儿子早上7点起床,晚上7点回家。7点30分做功课,一直做到晚上12点。晚上吃饭的时候,有好多次,是闭着眼睛在吃饭,我以为他病了。他说:没事,就是想瞌睡一下。

有很多住家远的,动作稍微慢一点的同学,只能熬夜,或者第二天来抄作业。不完成作业,就扣操行分。

有几次,我直接在作业本上留言:12点了,孩子该休息了,作业可以以后补上。

有一阵,儿子的操行分直线下降。儿子说:我还是尽量做完吧。不然,我的操行很差了。

4

儿子最怵语文了。有一次,老师跟我说:你儿子的表达好像很有问题。我实话实说:是啊,我也纳闷。他小学的作文写得很棒,放假写的影评也很棒。但是,一到学校写作文,简直就是惨不忍睹。

老师为了挽救后进生,把班上同学写得好的作文找出来,让儿子观摩、模仿。老师说:只要能吸收一点点,考试都能得高分。我看了看同学们的优秀作文选。心中大喜。我跟垂头丧气的儿子说:说实话,这些作文写得一点也不好。开头一段是排比,堆砌辞藻。中间又是引用名言名句。到了结尾,为赋新词强说愁,自己的话一句也没有。你得庆幸自己,没写成这样!写作时,你要忠实于自己的想法。把要表达的东西先写清楚,这是最重要的。”

有时,儿子他们每周就要写几篇作文。

我认为,这种方法对孩子来说,就是乱弹琴。孩子们成天忙着写作练习,连看书和思考的时间都没有,完全是本末倒置的做法。

在家里,我也会教儿子一些读书和写作的方法。我们会花很多的时间去看,去想,然后,让很多的东西自己冒出来。我承认,我教儿子的做法,看起来很“浪费”。但我真正的目的是让他自己学会开眼,找到跟这个世界真实连接的一种方式。

这些东西是用来成长的,不是用来考试的。

5

那天看了柴静采访卢安克的片子,突然对教育有点感悟。

我觉得教育是两个字:教和育。教,不是单纯的知识传送,而是言传身教。你不能一边把作业扔到孩子脸上,一边希望他成为有个性和创造力的人。育,不是填鸭,不是吃饱就可以成长,你需要时间和孩子一起玩耍,看看他们怎么想的,听听他们怎么说的,了解他们的世界和我们有怎样的不同。

总之,你不能太功利。教育不是复印机,爱和自由比什么都重要。

 



无觅相关文章插件,快速提升流量

//百度统计